《西西弗神话》

我已经学会不去问“价值”、“意义”这种问题。

人们都是一下子就被孤零零地抛到这世界上来的。对我来说挣扎本身已是答案。若要我解释做什么事的动机、理由,我只能说是因为一种激情,一种无用的激情。

我是向往成为西西弗的,在认清一切之后,依然担起重负,的确应当是幸福的。

剥开层层缠绕的幻想、情愫与所谓的责任来看,剩下的近乎是一具空壳了。我选择用激情来填充它。所以愈是能使我灵魂煎熬的,愈能使我挣扎的,我便愈向往。

笔停下即是末路。

无论写深写浅,不论有无人读,至少我还在表达。

这是我肩上的巨石。

《《西西弗神话》》上有2条评论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.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