淡忘

夜半的窗子,是一口冷冷的井,我投之于的所有妄念,都跌到它无尽的黑渊里去了。远远地传来车声,仿若曾几何时错身而过某个女郎时,闻到的淡淡馨香。恍惚间一切形式都淡化了——旅途中的雪、晨雾里的桥、某个人在关门前的一个凝视,都模糊了轮廓融合在一起。回忆仅仅只是此刻,于所有事物之中反射出来的错觉而已。

于是凭借什么呢?凭借什么去说话、凭借什么使这些漂浮的文字落下来?也许没有答案吧,也许本就不需要说话、文字本该漂浮。一旦刨根问底,意义也就如一掬之水,从指缝间溜走了。

我一直在追逐一个梦幻,那梦幻渐行渐散,然后连自己也认不清是什么。路无非向前,过往无非淡忘,终点于是变得虚无。不过当我面对虚无,我便身处虚无之外了。

回到这车声与回忆中来。虽然遥远,但是实在;虽然淡忘,却也还记得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.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