归来

守岁,照例不眠。辞旧的鞭炮声过后,乡野间夜色平静下来。庭前尚有月色,微风徐徐,涤荡硝烟。
许多岁月以来,过年就是这个样子。这里的生老病死,自有其缓慢但不可抗拒的节奏。我们所遗忘的时光,阳光下晒场上肆意奔跑的童年,初熟的青梅味道的少年,仿佛还弥散在此地的空气里。每到这个时节仪式般的归来,也在脑海里重新印刻一遍斑驳了的故乡印象。好使自己觉得,有源可溯,有根可归。
然而数日停留之后,即便流连也要纷纷启程。沿着故乡所期待的路一步步走出去的人,想来都应该明白,所谓故乡,已经是旅途的上一站了。我们一遍遍的归来,却是验证了,我们其实再也“回不来”。

《归来》上有1条评论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.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