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段时间我逃到海边去。黄昏时分在沙滩上漫步。

第一天,被盛夏的艳阳晒了一整天的沙子似乎还有余温,海风阵阵十分舒爽。看见不远处立着一位穿长裙的女人,浪花一次次淹没她的脚踝。我默默从她身后路过,离开时回头望了一眼,她的头发随风飘扬。

第二天依然看见她,依然默默走过。

第三天发现她在哭泣,我顿了脚步,本想说点什么,但觉得并不合适,转念还是走开。

第四天她不在,失落之感油然而生。

第五天是我归来的最后期限。

然而故事并未结束。我回到城市里,却依然时常,在十字路口红灯下停留的人群中、在地铁到站后开门的瞬间、在雨天公交车模糊的窗子里,看见她仍穿着那条裙子立在那里。

《梦》上有1条评论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.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.